亚洲性交
<input id="2wegw"></input>
<input id="2wegw"></input>
<input id="2wegw"></input>
<menu id="2wegw"></menu>
  • <object id="2wegw"></object><input id="2wegw"></input>
    <menu id="2wegw"></menu><object id="2wegw"><u id="2wegw"></u></object>
  • <object id="2wegw"></object>
  • <menu id="2wegw"></menu>
  • <input id="2wegw"><u id="2wegw"></u></input>
    當前位置:首頁>民族工作>民族知識
    “民族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有什么區別?
    信息來源: 【字體: | |

      “民族自治”與“民族區域自治”有什么區別?——中國民族學學會會長郝時遠教授訪談

     

        2010年3月24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副秘書長、中國民族學學會會長郝時遠教授表示:達賴喇嘛提出的所謂“大藏區”概念是搞民族自治,本質上謀求獨立,是違背中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的。境外“西藏論壇”編輯對此言論頗為不屑,并在轉載時的按語中提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的規定,中國民族自治制度的基本內容是: 民族區域自治是符合我國國情的一項基本政策,也是我國的一項重要政治制度!

      據筆者調查,中國憲法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族區域自治法》中,從來沒有出現過“民族自治制度”這一詞組,并使之在概念上等同于“民族區域自治制度”?紤]到部分網民對“民族自治”和“民族區域自治”認識存在偏差,筆者特聯系郝時遠先生,以郵件訪談形式對兩個概念做了如下辨析,以饗讀者。

        怎么理解“民族+區域”的民族區域自治制度? 

      郝時遠:在我國,民族區域自治是民族因素與區域因素相結合的一種制度,民族因素突出了不同層級(編者按:自治區、自治縣、自治鄉)的自治地方的實行自治的少數民族,而地方因素則突出了自治地方各民族人民的共同利益。這兩個因素組成的自治地方人民代表大會和人民政府,根據憲法和民族區域自治法的規定行使自治權。

      谷雨:對此,通俗一點可以這樣理解:少數民族聚居,只要在一定的行政區域內具備一定人口規模的,就可以在該區域實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跟著人跑、跟著地方跑。打個比方,江蘇省內某個區域有藏族聚居,而且藏族人口在該區域總人口里占了很大的比例,那么就在這個地方組織自治縣或者自治鄉,給予他們管理本民族事物的權利,這就是民族因素的反映,突出的是民族身份;另外呢,組織的民族自治地方不是排外的,所以藏族家庭的左鄰右舍里可能還有些漢族、土家族、蒙古族等其他民族,所以這個自治縣或者自治鄉在管理上就要考慮當地各民族的共同利益,它的身份是一個地方級的國家行政機關,這是區域因素的反映。

      為什么要采取這樣的辦法?很重要的一個原因在于中國“大雜居,小聚居”的現實。在一個統一的國家里,不同民族會根據自己的需要,自發、自由地流動,這種情況下,只能是民族政策跟著人跑,人到哪,政策到哪,全國各地普遍實施。因為民族因素和區域因素相結合,照顧到了各民族的共同利益,所以少數民族在聚居的同時又可以跟其他民族和諧共處,不失團結。

        民族自治和民族區域自治有什么區別? 

      郝時遠:民族自治模式,在一些國家是以民族政黨通過競選獲得地方議會多數席位并組成地方政府,如英國的蘇格蘭、西班牙的巴斯克等自治地方。而這類政黨競選失敗后,這些地區就成為一種地方自治,民族自治的議題只能通過議會表決通過才能實行。在北歐國家,薩米人組成的薩米議會(薩米庭)也屬于一種民族自治,但是這種民族議會沒有獨立的立法權,只有向國會提交提案之權。除國家授權外,薩米議會不具有地方行政的管理權。在美國還有印第安保留地制度,加拿大、澳大利亞等國也實行了原住民(土著)的自治形式,這也是民族自治的一種類型。

      谷雨:民族自治,簡單地從形式上來說,就是把某個民族聚集到同一個區域內,專族專區,并在政治、經濟、文化、社會生活等方面進行自我管理,實行自治。它與民族區域自治的區別是顯而易見的:

      數量:民族自治模式下,少數民族享有自治權利的地區只有一個,即劃出來的專區。而民族區域自治無此限制,全國范圍內,只要少數民族聚居形成一定規模,就可以設置民族自治地方,享有管理本民族內部事物的權利,數量上是多個。

      關系:采用民族自治,專區專族,那這個民族和區域外的其他民族的關系中,區別和分隔會成為基本特點。該民族成員如果希望享有管理本民族內部事物的權利,希望文化、語言、宗教等得到有效保護,那他們就只能待在專區內,沒得選擇。他們也就被與其他民族和地區區別、分隔開了。中國至少有56個民族,如果都實施這樣的民族自治,顯然國將不國。而在民族區域自治制度下,少數民族可以按自己的需要自由流動,與其他民族相處,并在民族自治地方實現當地各民族的共同利益,它促進的是一種融合與團結的關系。

      等級:民族自治模式下的自治區比較獨立,比如西班牙的巴斯克地區,它實行的就是達賴一直要求的“高度自治”!栋退箍俗灾螀^自治法》規定,巴斯克自治區享有高度的民族自治,擁有獨立的議會、稅收制度;巴斯克議會行使立法權,管理巴斯克政府;巴斯克地區的最高法院享有最高司法權。而在民族區域自治中,民族自治地方的人民政府除了是自治機關外,同時還是地方國家機關身份,行使一般地方國家機關的職權,需要向上一級國家行政機關負責和報告工作,服從國務院。憲法規定,民族自治地方是我國單一制國家結構下的一種地方政權形式,不享有脫離國家而獨立的權利。

      影響:緊跟民族自治的,往往是地方自治和獨立。比如作為民族自治模式典型的英國蘇格蘭、西班牙巴斯克:蘇格蘭執政黨去年9月已經宣稱要在2010年推動公投,尋求“脫英自治”,實現蘇格蘭獨立;巴斯克曾以暴力活動謀求獨立,并成立了臭名昭著的分離主義恐怖組織“埃塔”,該問題至今仍未解決。另外,科索沃戰爭中,阿族人的獨立運動、阿族和塞族的武裝沖突也都是民族自治和國家主權發生矛盾的悲劇反映。

        達賴的“自治方案”是不是中國憲法規定下的民族區域自治? 

      郝時遠:首先,所謂“名副其實”的自治,就是對現行民族區域自治制度及其實踐的否定。其次,所謂“尊重西藏民族的同一性”和“統一聚居”就是為“民族自治”制造地域性的“領土基礎”,即“大藏區”。第三,所謂“藏人還要有制定符合自己需求和特點的地方政府,政府組織,以及制度的權利”。就是對現行依法產生的自治地方人民代表大會、人民政府的否定,目的就是“藏人治藏”。第四,這份“自治方案”綜合了上述一些國家的民族自治內容,但其模板就是要按照港、澳的“一國兩制”來實施“名副其實”的自治。其本質,就是把“大藏區”也視為中國的殖民地來比照港、澳。因此,這份“自治方案”是建立在這一基礎上的所謂“完全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有關自治的條款”,而其伏筆就是“為了與西藏民族的需求和特性相適宜,可能需要對某些自治條款重新進行研究和調正”,以達到“藏人治藏”的高度“民族自治”。

      谷雨:藏族要“統一而居”,要劃“大藏區”,中央政府不能在西藏駐軍,“大藏區”內其他民族要通通遷出,“恢復西藏特有的自由和獨立地位”,以及達賴的弟弟丹增曲杰對美國媒體說:我們先要求自治,然后把中國人趕走……這些都是達賴所要求的“高度自治”、“名副其實的自治”的具體內容,至于它們指向中國憲法內的民族區域自治,還是指向高度的“民族自治”,這已經不是什么高深的問題了。

    [站點地圖]
    主辦單位:遼寧省民族和宗教事務委員會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鏡像
    地址:沈陽市皇姑區崇山東路6號 郵編:110032  聯系電話:024-86619701
    遼公網安備 21010502000385號  遼ICP備11016481號  網站標識碼:2100000035
    亚洲性交